导航菜单
首页 » 搭配TOP指南 » 正文

长沙地铁2号线-“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今天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幕

长沙地铁2号线-“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今天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幕

辽报君

辽宁日报新媒体中心

今天上午10时,备受瞩目的“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在辽宁省博物馆隆重开幕。这是一次世界范围规模最大以唐代书画呈现大唐风韵的展览。

这次展览除了为我们带来蕴含丰富历史文化信息的展品外,其展品布展、修复的幕后故事同样精彩。

今天上午10时,备受瞩目的“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在辽宁省博物馆隆重开幕。一组图片带你“亲临”现场↓↓↓

展览于9月25日开始布展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此次展览于9月25日开始布展,这个时间点是根据文物状况,经过严格综合考量而设定的。书画和器物两个组的工作人员将辽宁省博物馆馆藏文物从库房小心翼翼地搬运到装修好的展厅,同时,外借文物也在开箱点交给布展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每天按计划将文物依次落位,然后进行细节调整、加固、灯光调整、摆说明牌等工作。

20天内修复20多件文物

据介绍,本次参展的文物有的流传了千余年,多多少少存在破损现象,布展时需要格外小心。比如,此次在“花颜云鬓 丰神异彩”单元展出的《唐周昉簪花仕女图卷》,就经过多次修补,不能有丝毫闪失。

每次文物展览的背后,都有文物保护修复工作人员付出的努力。此次“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选用的展品文物级别高,修复的文物数量比较多,难度比较大,20天内要修复20多件文物、制作40多件文物的展示固定装置,这给辽宁省博物馆文物保护中心的修复师带来异常大的工作难度。其中,在“驰驱天下 纵横万里”单元展出的“唐三彩马”体积比较大,流传过程中腿部受到损伤,修复师遵循文物保护修复原则对其进行加固修复,将其完美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此外,辽博所藏《大唐中兴颂》拓片的修复也值得一提,该拓片装裱展示的难点在于,托裱过程中不仅要防止跑墨、脱色,还要防止文字变形等问题。为此,工作人员制做了一个特殊的自制卷轴,以便于展览。据悉,由于展品调整,经过修复师修复的《大唐中兴颂》拓片最终未能在展厅中与观众见面,但修复师默默付出的精神着实令人感动。其实,很多历经沧桑的文物落位于展台前,都经过了一些能工巧匠的精心处理。

此次展览将持续到2020年1月5日。为方便观众参观,辽宁省博物馆首次与大麦网合作,开通网上预约参观平台,参观者需要携带身份证件入场。

展品背后的故事

言及此次大展重磅推出的唐张萱名作《虢国夫人游春图》,策展人刘传铭先生事先埋下了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伏笔:明确此图中的“虢国夫人”到底谁?说清为什么是她?是欣赏这幅传世佳作的关键所在。

唐代张萱善画“贵公子高干文、鞍马屏幛、宫苑、仕女,名冠于时”,其中有不少作品反映了当时帝王后妃们的游乐生活。张萱生卒年已不可考,据《历代名画长沙地铁2号线-“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今天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幕记》所载,自开元间(公元713年——741年)已任职使馆画直,其身份相当于后世的宫廷画家。

《虢国夫人游春图》(资料片)。

据说,张萱的原作已失,此画是宋代的摹本,这一评鉴是金章宗完颜璟做出的,后世基本沿用了他的说法。《虢国夫人游春图》画面前隔水有金章宗瘦金书“天水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题签一行并钤“明昌”(金章宗第一个年号)诸玺,“天水”是赵氏家族的郡望,因此“天水”可视为宋徽宗的代称。金代距北宋最近,金章宗长沙地铁2号线-“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今天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幕本人是书画家,还善摹宋徽宗的“瘦金体”,因此对既是“最近知情人”又是“权威专家”的金章宗所说的话,后人普遍认为可信性较高。无论是真迹还是摹本,应该说,目前世人所见的《虢国夫人游春图》保存了张萱画作的原貌,是盛唐风貌的华丽呈现。

《虢国夫人游春图》里的“历史玄机”

《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资料片)。

虢国夫人是唐玄宗李隆基宠妃杨玉环的三姐,张萱此画描的正是虢国夫人于春日盛装出行的情景。据辽宁省博物馆学术研究部主任董宝厚介绍,此画前后有女官、宫婢与保姆等八骑九人,均骑高头大马。最前为一中年男装女官骑鬃剪三花马开路,紧接着为一头梳双髻的宫女,其后为一身着白衣的太监。随后便是并辔而行健步前驱的骅骝,坐骑上二妇人脸庞圆润,丰姿绰约,鬓发浓黑,高髻下垂。后三骑居中的老年保姆,右手紧紧护着鞍前的幼女,惟恐有失,左右一男一女相护,整个画面主题突出,景象豪华,形象逼真,用游丝描法细劲圆转,色彩浓润,有“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的特点。

《虢国夫人游春图》曾经宋内府、金内府、南宋史弥远、贾似道、清王长恒、梁清标等人收藏,后入清内府、《石渠宝笈》续编著录。

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虢国夫人是画作中间的那位贵妇。近些年,越来越多的观点指向画中右边的第一骑,认为这才是不可一世的虢国夫人。从画家精细的笔触来看,这位酷爱女扮男装的夫人从头到尾、从自身到坐骑,无不散发着奢华贵气。

首先,相比其他两位男侍从,此人的面部肌肤更白净圆润,后面露出的头发也比较多;第二,这位身着虾青衫,衣服上还有描金鸾凤团花纹饰;第三,此人所骑的马背上有三缕堞垛状的马毛,即所谓的“三花马”,好比今天给宠物做的造型,是当年坐骑主人身份尊贵的象征;第四,马背上的鞍鞯也很豪华,绣着老虎,还有银色双雁障泥。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画面中的其余男装两人都有露腿,高靴,穿的是侍者穿的缺胯衫,唯独此人是长衫遮腿。

早年的唐玄宗李隆基勤于政事,励精图治,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的“开元盛世”,但玄宗后期,由于宠爱杨贵妃,不理朝政,过起了侈糜艳逸的生活,对王朝所面临的巨大风险麻木不仁、浑然不觉。唐玄宗曾分封杨贵妃的三位姐姐为韩国夫人、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这幅游春图再现的就是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两姐妹三月三游春的场面,与杜长沙地铁2号线-“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今天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幕甫的《丽人行》相对应,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杨氏一家势倾天下的奢侈生活,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统治阶级的骄奢、淫逸。

唐玄宗天宝年间是唐王朝由盛转衰的敏感时段,“虢国夫人游春”的后三年,就爆发了安史之乱,大唐国运急转直下,盛世一去不返。而为此画题跋的宋徽宗赵佶本人,不久便国破家亡,被南侵的北方金人俘虏,屈辱为虏,客死他乡,为天下笑。

一幅画,展现了一个家族的气势,一个国家的兴盛,并暗示、提示“治乱无常”的岁月玄机,恐怕唯有《虢国夫人游春图》。

来源:辽宁日报、辽宁日报客户端、辽宁博物馆官网

新媒体编辑:张瑜 

二维码